退出
会员中心
保胎未果,反丢了性命,到底是为何?

法律中国 董明 2016年07月11日


中科院一怀孕女博士杨女士不久前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猝死,有报道称死者家属等五十多人随后“占领”医院产科,“砸医院打医生,索赔1000万”。但杨女士的丈夫在接受采访时否认到医院闹场以及索赔。  

1.这一事件可能涉及医闹以及单位介入维权。到目前为止,相关的做法如果属实会有什么样的法律后果?


        这一起医疗纠纷事件纷纷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关于死者的家属到底有没到医院闹场,说法不一。若真如一些报道所讲的死者家属组织五十多人到医院闹场及索赔的话,可能会引起一些社会问题。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看法。

        从死者家属的角度去看的话,其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的。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的话,若出现医疗纠纷的过程中,死者家属为了泄愤而到医院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危害正常的医疗秩序,有可能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法修正案九》将“医闹”纳入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范围内,并依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从医院的角度来看,若医院存在以下情形:(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此时,医疗机构需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最后,从法理及社会发展的角度出发,医患双方应该理性地处理有关纠纷。面对此类纠纷患者家属最好是理性表达诉求,例如通过协商、报案、起诉等形式,把家属的诉求以一种合理合法的形式表达出来。医疗机构面对患者家属的诉求,也应该做出积极、透明的回应。只有这样,双方才能妥善地解决纠纷,化解矛盾。

        2.对于死者单位给医院发红头函件这个举动,您怎么看?红头函件是否合程序?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死者是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员工,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发函给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只是一家单位基于对员工的保护,在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讲并无不妥。但从法律层面来看,死者单位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介入到这起医疗纠纷中,向北医三院所发的红头函件不具有法律效力。因为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均属于事业单位。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为维护员工的权益,向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发函,但两单位没有民事法律关系,亦不是上下级主管关系,该函件不具法律效力,不会产生法律效果。

        3.事发时,对于医院方面开始回避死者家属,并且未准确告知死者死亡原因,您觉得医院方面是否应当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一条的有关规定:“在医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将患者的病情、医疗措施、医疗风险等如实告知患者,及时解答其咨询;但是,应当避免对患者产生不利后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患者具有知情权。所以,当出现医疗纠纷时,医院应与死者的家属进行沟通,才能彼此理解,达到问题解决的最好效果。但是对于医院方是否应当对此次医疗纠纷承担法律责任,需要根据事实与证据进行判断。
请访问发布者头像或行业名片链接确认身份和发布信息  举报

版权所有:环球华视(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